收藏本站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动态
  • 学校概况
  • 部门办公
  • 教学管理
  • 教育教研
  • 德育之窗
  • 特色教育
  • 师生风采
  • 视频点播
  • 您的位置: > 教学管理 > 学籍管理 >
    武汉一学校要家长汇上万美金到香港引质疑 多部门调查
    信息来源:未知  ‖  发稿作者:admin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19 01:05  ‖  查看次  ‖  
  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kplayer.htm

      长江日报讯(记者尹勤兵)孩子在武汉读高中,一笔1.1万美元的“学费”却要交到香港,并且不收人民币只收美元,汇款费用还需家长自理。8月14日,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,因为质疑学校的这种做法,武汉为明学校国际班的大部分家长已拒绝交纳这笔费用。

      这家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学校,为何不向家长直接收钱,而让他们向香港汇美元?目前,东西湖区教育和税务部门已介入调查。

      该校高一学生家长李斌(化名)称,他的孩子一直在武汉为明学校就读,去年孩子初中毕业后,升到该校高中部的“中澳国际班”。春季第一学期,交了5万多元学费。

      李斌说,“中澳国际班”一共有20多名学生,平时有事校方通过微信联络家长。7月初,校方在群里发消息,让各位家长赶紧交纳1.1万美元,直接汇到一个香港指定账户。款项构成分别是“澳方课程管理费3200美元、中澳项目升学指导费1600美元、两周澳大利亚游学费6200美元”等。所有款项,要求必须分两次于9月1日前汇到指定的香港账户。校方还声称,不及时交费,将影响孩子办理境外学籍。

      “以前,孩子的各项学费都是直接交给学校。”李斌称,武汉为明学校原名“北大附中武汉为明实验学校”,很多家长都是看中“北大附中”的名头去就读的,后因种种原因,该校和北大附中脱钩。这个“中澳国际班”看似名头很大,但实际上包括他在内,家长们从未和澳方人员有过什么接触。迄今为止,也未和学校签订任何就读协议。

      和李斌一样,有这种疑问的家长不在少数。他们拒绝向香港汇款的理由是,自己和澳方并没有任何手续,1.1万美元,按现在的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约7.5万多元,不是一笔小数目。就这样汇一笔钱到香港账户有些不明不白,“万一日后生变,谁来负责?”

      14日上午,长江日报记者来到武汉为明学校,学校高中部负责国际班的李老师接受了采访。李老师证实,“中澳国际班”的学生,除每年需向学校交纳8万多元人民币的学杂费以外,确实需单独向为明北京总部设在香港的办事处账户汇转一笔1.1万美元的费用。目前,因为存在疑惑,迄今为止,23名“中澳国际班”学生的家长仅有3人汇款。

      “为明学校办中澳国际班这是第一次。”李老师解释了该班的办学特点:学生原则上只在校内招生,该项目和澳洲南澳高考局合作,学生虽在国内学校就读,但使用澳方教材和教学体系,且注册澳洲学籍,与澳洲学生享有同等待遇。

      “这个班的学生毕业后,可直接以澳方高中毕业生的身份升学,不占用澳方对外计划招生的国际配额,免除了雅思考试,正常情况下100%能就读澳洲英联邦国家大学。”李老师声称,总部要求家长们汇到香港的这笔美金,其实是代澳方收取的学籍管理费,用于注册学籍等。

      对于家长们质疑学校是否涉嫌偷逃税一事,李老师称,学校办学所有环节都在相关部门监管之下,肯定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,并称家长汇款后,香港方面会有等同于发票的票据,统一回寄给各分部学校,再发放给家长。

      “如果家长们实在不愿意(向香港汇款),现在也可交到学校,由学校代交。”李老师还称,“游学”是自愿的,家长们可根据自身经济状况来决定是否交“游学费”。

      长江日报记者将此情况分别通报给东西湖区教育局和税务局后,两家管理部门对此事高度重视,表示立即介入调查。

      东西湖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复称,已将此事记录在案,并移交相关科室立即进行调查。

      “是否涉嫌偷税,关键要看该企业或机构,在报税时有无提交该笔收入的说明。”东西湖区税务局政策法规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由于企业报税时,税务部门通常只看企业会计账,因此如果没有企业机构的收支流水账,改走其他渠道汇款,客观上会给税务稽查造成一定困难。现在走出去的企业很多,在境外设置经营分支机构的也并不少,因此不走国内对公账户收支,并不意味着一定就是偷税。此案例中,甄别家长能否向境外企业汇款,主要是看他们和学校签订的就读协议和服务合同。

      目前,东西湖区税务局税政科的初步意见是:看是否有税收,关键是看该笔款项的性质。如果该服务全部为境外机构提供的话,则不用缴纳企业增值税,但作为国内企业,需要代扣代缴部分企业所得税。具体结果,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    长江日报讯(记者尹勤兵)孩子在武汉读高中,一笔1.1万美元的“学费”却要交到香港,并且不收人民币只收美元,汇款费用还需家长自理。8月14日,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,因为质疑学校的这种做法,武汉为明学校国际班的大部分家长已拒绝交纳这笔费用。

      这家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学校,为何不向家长直接收钱,而让他们向香港汇美元?目前,东西湖区教育和税务部门已介入调查。

      该校高一学生家长李斌(化名)称,他的孩子一直在武汉为明学校就读,去年孩子初中毕业后,升到该校高中部的“中澳国际班”。春季第一学期,交了5万多元学费。

      李斌说,“中澳国际班”一共有20多名学生,平时有事校方通过微信联络家长。7月初,校方在群里发消息,让各位家长赶紧交纳1.1万美元,直接汇到一个香港指定账户。款项构成分别是“澳方课程管理费3200美元、中澳项目升学指导费1600美元、两周澳大利亚游学费6200美元”等。所有款项,要求必须分两次于9月1日前汇到指定的香港账户。校方还声称,不及时交费,将影响孩子办理境外学籍。

      “以前,孩子的各项学费都是直接交给学校。”李斌称,武汉为明学校原名“北大附中武汉为明实验学校”,很多家长都是看中“北大附中”的名头去就读的,后因种种原因,该校和北大附中脱钩。这个“中澳国际班”看似名头很大,但实际上包括他在内,家长们从未和澳方人员有过什么接触。迄今为止,也未和学校签订任何就读协议。

      和李斌一样,有这种疑问的家长不在少数。他们拒绝向香港汇款的理由是,自己和澳方并没有任何手续,1.1万美元,按现在的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约7.5万多元,不是一笔小数目。就这样汇一笔钱到香港账户有些不明不白,“万一日后生变,谁来负责?”

      14日上午,长江日报记者来到武汉为明学校,学校高中部负责国际班的李老师接受了采访。李老师证实,“中澳国际班”的学生,除每年需向学校交纳8万多元人民币的学杂费以外,确实需单独向为明北京总部设在香港的办事处账户汇转一笔1.1万美元的费用。目前,因为存在疑惑,迄今为止,23名“中澳国际班”学生的家长仅有3人汇款。

      “为明学校办中澳国际班这是第一次。”李老师解释了该班的办学特点:学生原则上只在校内招生,该项目和澳洲南澳高考局合作,学生虽在国内学校就读,但使用澳方教材和教学体系,且注册澳洲学籍,与澳洲学生享有同等待遇。

      “这个班的学生毕业后,可直接以澳方高中毕业生的身份升学,不占用澳方对外计划招生的国际配额,免除了雅思考试,正常情况下100%能就读澳洲英联邦国家大学。”李老师声称,总部要求家长们汇到香港的这笔美金,其实是代澳方收取的学籍管理费,用于注册学籍等。

      对于家长们质疑学校是否涉嫌偷逃税一事,李老师称,学校办学所有环节都在相关部门监管之下,肯定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,并称家长汇款后,香港方面会有等同于发票的票据,统一回寄给各分部学校,再发放给家长。

      “如果家长们实在不愿意(向香港汇款),现在也可交到学校,由学校代交。”李老师还称,“游学”是自愿的,家长们可根据自身经济状况来决定是否交“游学费”。

      长江日报记者将此情况分别通报给东西湖区教育局和税务局后,两家管理部门对此事高度重视,表示立即介入调查。

      东西湖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复称,已将此事记录在案,并移交相关科室立即进行调查。

      “是否涉嫌偷税,关键要看该企业或机构,在报税时有无提交该笔收入的说明。”东西湖区税务局政策法规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由于企业报税时,税务部门通常只看企业会计账,因此如果没有企业机构的收支流水账,改走其他渠道汇款,客观上会给税务稽查造成一定困难。现在走出去的企业很多,在境外设置经营分支机构的也并不少,因此不走国内对公账户收支,并不意味着一定就是偷税。此案例中,甄别家长能否向境外企业汇款,主要是看他们和学校签订的就读协议和服务合同。

      目前,东西湖区税务局税政科的初步意见是:看是否有税收,关键是看该笔款项的性质。如果该服务全部为境外机构提供的话,则不用缴纳企业增值税,但作为国内企业,需要代扣代缴部分企业所得税。具体结果,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上一篇:教育维权热线继续开通 您可随时致电反映问题
    下一篇:高中再无借读生!河北学籍管理三大新变化来了
        返回顶部↑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8 澳博娱乐_澳博娱乐游戏平台_澳博娱乐游戏官网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  网站名称:澳博娱乐_澳博娱乐游戏平台_澳博娱乐游戏官网
   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.0以上